等把伤治好后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2-10 01:35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从胡丽烧伤至今一个多月来,宦某变卖家产四处举债,筹钱为妻子治疗。他的家人也支持这一举动,帮着出钱出力。

然后,她给丈夫的姐姐宦女士打电话求救。宦女士赶来,将她带到房县人民医院治疗。报警后民警赶来,但陈某早已不知去向。

面对丈夫的询问,胡丽悔恨交加,将自己跟陈某的纠葛一一坦白,她向丈夫深深忏悔,希望丈夫能够原谅她。

“我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,现在受到报应,等好了,我一定好好过日子。”胡丽流着泪说。

面对从外地赶回的丈夫宦某,胡丽悔愧交加,主动向丈夫坦白了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而对胡丽痛下毒手的陈某,是个沉迷于赌博的人,也拿不出赔偿的钱来。4月8日民警抓获他时,在他身上发现两张银行卡,经在银行查询,里面只有100余元。据了解,从去年开始,陈某就一直沉迷于打牌赌博,输掉了几万元钱。

宦某的姐姐对记者说,弟媳胡丽人很不错,对父母孝敬,对兄弟姐妹也很友好。现在她一时糊涂犯了错误,受到了很大的伤害,也算是受到了惩罚。他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的意见都很一致,原谅她犯的错误,希望她能接受这次惨痛教训,等把伤治好后,跟弟弟好好地过日子,把自己的小家庭经营好。“在这个浮躁的社会,此案具有很强的警示教育意义。”办案民警说,现在每个人都会面临很多诱惑,都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。但作为成年人,都需要理智,需要洁身自好。

在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,胡丽数度流泪,对自己背叛丈夫的行为深表忏悔。“我千不该万不该出轨,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。现在被坏人烧伤了,也算是得到了报应。等我伤好了,一定吸取教训,好好对待丈夫和他的亲人,努力把日子过好。”

宦某告诉记者,他家里只有几万元的积蓄,全部拿了出来,不几天就用完了。他现在无法再外出打工,暂时没有收入来源,为了筹钱给妻子治伤,一个多月来,自己每天只吃一顿饭,为借钱而四处奔波。现在能借的亲戚朋友甚至认识的人都借完了。

去年,胡丽同宦某来到山东威海市。夫妻俩买了一条小渔船,平常丈夫开船下海打鱼,胡丽就把鱼拿到集市去卖,虽然收入不算很高,小日子过得也算舒坦。

突然听到妻子亲口承认出轨,还被情夫伤害成这样,宦某一开始难以接受,他不敢相信自己深爱的妻子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。一度,宦某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一走了之,再也不管这个背叛他的女人。

火苗立刻吞噬了胡丽,将绑在她手脚上的胶带烧断了,陈某见状,又将烧着的被子压向胡丽身上。胡丽好不容易挣脱,强忍剧痛跑到卫生间里,打开水龙头,将身上的火浇灭。

他们在当地租了一套民房,正巧对门邻居也是来此打工的房县老乡陈某。闲暇时,陈某经常找胡丽、宦某一起打牌、喝酒,相处得也很融洽。

可转眼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妻子,浑身缠满白布,只露出一双布满泪水的眼睛,听到她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,宦某的心很快又软了下来。“我跟她是自由恋爱,有很深的感情基础。她这个人很不错,对我的父母和孩子都很好。当初她嫁给我的时候,我家里条件也不好,跟我吃了不少苦,现在日子慢慢好过了,没想到她却上了坏人的当,让自己受了这么大的伤害。”宦某说,妻子平常对他、对眼盲的父母和孩子都很好,与自己的兄弟姐妹也相处得不错,在亲人眼里,她是个好媳妇,是个持家过日子的人,大家都很喜欢她。“我们的儿子已经12岁了,她是我儿子的妈妈,她也是一时迷糊才做出傻事的,她也是受害者,现在是她最困难的时候,我不能弃之不理。天大的困难,我们必须共同面对。”宦某将自己的想法跟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说了,家人也都支持他的想法。虽然大家都不富裕,但都纷纷解囊相助。

胡丽心动了,去年下半年,她多次跟丈夫吵闹着要离婚,但宦某考虑到孩子还小,坚决不同意。

今年春节期间回到老家,胡丽的娘家人也劝说她不要跟丈夫离婚,经过反复权衡,胡丽放弃了离婚的打算。她向陈某提出断绝情人关系。但陈某哪会甘心。

民警说,作为丈夫,宦某的做法值得肯定,既体现患难与共的夫妻情义,也彰显了男子汉的胸怀与担当。楚天都市报记者关前裕 通讯员魏世银梁时荣

房县女子胡丽(化名)在外打工时出轨,与老乡陈某有了私情。今年3月因拒绝陈某私奔的要求,胡丽被陈某泼上酒精点燃,全身二级重度烧伤。

今年3月13日上午,陈某给胡丽打来电话,约她去房县一家宾馆谈谈。在房间里,陈某再次提出两人私奔,远走高飞,几年后双方再各自离婚,然后结婚在一起生活。

妻子的背叛,让宦某怒火中烧,可回想妻子日常诸多好处,又看到她如今饱受巨大的伤痛,宦某决定放下仇恨,藏起痛苦,选择原谅。

看到平时温柔体贴的陈某变成恶魔一样的人,胡丽有些害怕了,她想求饶,可无法动弹,也无法呼喊。

这一下,陈某突然暴跳如雷,他将胡丽反剪双手按倒,从包里掏出胶带将她的嘴封住,然后用胶带将其四肢捆绑在床上。“你到底答不答应?再不答应,我就整死你!”陈某恶狠狠地威胁。

因伤情严重,胡丽转至十堰太和医院救治。经检查,她全身60%烧伤,损伤程度定为重伤二级。4月8日,民警在一家麻将馆将陈某抓获,20日,陈某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逮捕。

此时,失去理智的陈某冲出门外,一会儿工夫,提上来两瓶装满液体的瓶子,散发出浓浓的酒精味。瓶里面装的就是酒精,陈某把酒精向胡丽从头至脚浇透,然后用打火机点燃。

今年春节过后,宦某又到了威海打鱼,胡丽留在房县老家照顾孩子。

36岁的陈某也有家室,儿子已经13岁。身在异地他乡,遇到漂亮的胡丽,陈某很快就被迷住了,一心想离异再娶。他撺掇胡丽尽快跟丈夫离婚,然后两个人在一起生活。

昨日,十堰太和医院骨二科党支部书记杨帆介绍,胡丽伤势非常严重,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,目前背部、前胸伤势大有好转。治疗已经花了30多万元,还欠医院4万多元。

宦某经常出海打鱼,一去就是好几天,独自在家的胡丽颇感寂寞。陈某经常过来陪她聊天,一来二去中,两人就好上了。

杨帆介绍,胡丽还需要大约10万元的医疗费用,若资金快速到位,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可以为她做植皮手术,大约三周后,就可以痊愈出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