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施廷懋信心大增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5-08 08:36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之后接近两年的时间,施廷懋每天在完成了正常的训练任务之后,都会加练几组10米台的训练。“这两年来,基本上每次训练课我都会给她安排跳台的内容。”刘犇说,加练跳台训练之后,施廷懋的训练强度被增大,有段时间她的肩伤还因此而复发,“她肩伤复发那段时间,我们也没敢松懈,她时常都是带伤训练,训练结束后才到医务室理疗和放松。为了这块金牌,她付出了不少的心血。”刘犇说。

当看到施廷懋在跳台比赛中发挥稳定,教练刘犇长舒了一口气,“跳台比赛一结束,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了地。结果比我预想的还好,我之前考虑只要不落后太多就好, 没想到居然还领先了。那时候,我就预感金牌已经基本到手了。”跳台上的出色表现,让施廷懋信心大增。随后的4个跳板动作,施廷懋均以高质量完成,在最后一跳前已经领先第二位选手14分。

施廷懋取得的这枚金牌并非是重庆代表团在本届全运会上取得首金。由于李雪芮在去年伦敦奥运会上摘得羽毛球女单金牌,根据有关规则,这枚奥运金牌相当于两枚全运金牌,由此重庆代表团在全运会前就已有两枚金牌入账,加上昨天施廷懋的金牌,重庆团已经取得三枚金牌。值得一提的是,施廷懋昨天所创造的746.25分,不仅是她参加该项目以来的最好表现,同时也是设立女子个全能以来在正式比赛中出现的最高分数。

施廷懋的确要感谢教练刘犇,早在2011年下半年,全国跳水锦标赛结束后,由于1米板被剔除出全运会,因此刘犇决定让擅长跳板的施廷懋备战个人全能。“个人全能首次进入全运会,竞争没有其他项目那么大,此外,施廷懋具备一定的跳台基础,稍加练习应该可以出成绩。”刘犇回忆起当时的想法说。

施廷懋或许不知道,决赛开始前的晚上,刘犇失眠了,究其原因,刘犇透露说:“施廷懋的优势在跳板上,这一点我们非常有信心。但是对于10米跳台,我们多少有些不放心,主要还是她在跳台上的动作不够稳定,经常会出现失误。”从以往的比赛来看,施廷懋都是在跳台角逐中落后,然后通过跳板来扭转局面,因此,对于如何在全运会赛场上扬长避短,刘犇在比赛的前夜一直研究到凌晨3点,“在战术方面,我们决定让施廷懋在跳台上不要保守,争取凭借稳定的心理素质,在分数上咬住对手,避免在跳台结束后落后太多的局面。”刘犇说。

施廷懋的主项是跳板,但全能项目要比跳板,同时也要比跳台,那她如何搞定自己不太擅长的跳台?昨天决赛结束后,夺得冠军的施廷懋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我在国家队没有放弃10米跳台的训练,备战世锦赛也一直在练。由于这届全运会没有1米板的比赛,教练提出参加个人全能,我要感谢教练。”

(责任编辑:西西)

决赛中施廷懋也是完全按照刘犇的战术意图跳好每一跳,第19个出场的施廷懋在第一跳就跳出了76.85分的成绩,仅仅落后擅长跳台的竞争对手黄小惠3.15 分。之后,施廷懋越跳越好,第三跳之后,已经反超对手占据了第一的位置,第四跳、第五跳,施廷懋依旧表现稳定,均得到了76.80分。竞争对手黄小惠则被施廷懋的稳定发挥影响了心态,在第四跳出现失误,两人的积分差距越拉越大。最终跳台比赛结束时,施廷懋已在积分榜上遥遥领先。

最后一跳,施廷懋选择了难度系数3.0的5152b(向前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屈体)。只见她胸有成竹地踏动跳板,奋力跃起,优雅翻转,轻盈入水,现场观众报以热烈掌声。75.00分,施廷懋毫无悬念地夺得冠军,此时教练刘犇先是兴奋地跳了起来,紧接着与身旁的重庆运动技术学院水上系主任周玉生相拥庆祝。

决赛前一晚,施廷懋的心态和刘犇截然不同,“我比赛前一晚休息得可以,也没有想太多,按照平时正常的作息时间睡的。”施廷懋说。因为代表团明令禁止参赛运动员出运动员村就餐,因此施廷懋比赛前一晚吃的很简单,“就是运动员村的那些东西,很简单,因为第二天有比赛,我也不敢吃太多,简单吃了点,也不敢吃太辛辣。今天早上也是吃了点面包牛奶,因为比赛开始的早所以也没敢多吃。”